直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方藏家敏感价格亚洲藏家非常活跃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7:54:19 阅读: 来源:直埋厂家

欧洲最重要的艺术展之一——第47届巴塞尔艺术展于6月16日至19日在瑞士小城巴塞尔举行。巴塞尔艺术展被视为高端艺术市场的晴雨表。

比利时艺术家汉斯·欧普·德贝克(HansOpdeBeeck)的装置作品《收藏者之家》(TheCollector’sHouse)塑造了被火山灰掩埋的私人博物馆景观。人们对于政治、经济的不安,以及对于艺术市场的惶恐集中呈现于这件作品之中。

“经济如此动荡,政治又那么不稳定,”来自伦敦的艺术顾问奥利安娜·列文(ArianneLevene)如此解读,“人们想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将资金投入到那些更加稳妥的地方。”

德贝克的这件可以走入的作品,被安置在巴塞尔艺术展的“意象无限”(Unlimited)单元。该单元由纽约策展人基安尼·杰策(GianniJetzer)策划,参展的88件艺术作品,因为体量巨大,通常只出售给私人和公共美术馆。

“这是个特别的机会,能够展现其他地方不容易呈现的大型装置作品。”纽约玛丽安·博斯基画廊(MarianneBoeskyGallery)合伙人安德里安·特纳(AdrianTurner)表示。他们带来的《收藏者之家》标价75万欧元(约合人民币560万元)。

早在上周一“意象无限”预展之后,立刻有成交。保罗·麦卡锡(PaulMcCarthy)1994年创作的雕塑《番茄头(绿)》被一位美国私人藏家买走,这件作品标价4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100万元),由Hauser&Wirth画廊提供。纽约Skarstedt画廊带来的麦克·凯利(MikeKelly)1989年的纸上作品《重建的历史》(ReconstructedHistory)以15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000万元)价格找到了下家。

周二紧接着是主画廊展区的预展,来自33个国家的286家画廊参展,其中包括中国的三家画廊:北京长征空间、上海香格纳画廊和广州维他命艺术空间。中国艺术家徐震、汪建伟、展望、梁绍基、刘野等艺术家均有作品参展。

“进入巴塞尔艺术展的中国艺术家应该更多,”与中国艺术家有着长期合作的比利时武泰艺廊负责人帕特里克说,“中国正经历社会重要变革阶段,人口、经济和环境面临巨大挑战,很可惜西方受众缺乏理解这些问题的情境,但当代艺术作品却是理解中国的工具,也是新的桥梁。”

年轻艺术家热潮不再

观察全球顶级画廊在风雨飘摇之中的动向,更能体会当今艺术市场的现实情况。当代艺术家新出炉的作品和经销商以及拍卖行带来的二级市场作品,面临着截然不同的境遇。即便收藏家的脚步看起来并没有前几年那样的焦急,而午餐的队伍也比往年稍短一些,即便如此,大牌艺术家的一级市场作品销售量依然稳健。

罗马尼亚出生的亚德里安·基尼(AdrianGhenie)目前正是拍卖行新宠,2014年2月他的一件油画作品在苏富比拍卖行以450万美元成交,本次展会上,巴黎经销商ThaddaeusRopac带来了他2016年新创作的抽象作品《堕落的艺术》(DegenerateArt),标价4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00万元),很快就找到了下家。Blum&Poe画廊带来的一幅奈良美智2016年新创作的经典风格作品《米娅》也以7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60万元)成交。

巴黎的ChantalCrousel画廊带来了韦德·盖顿(WadeGuyton)的亚麻喷墨画,他用马歇·布劳耶椅子上的钢管作为框架。一位法国收藏家以6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00万元)买下了这件作品。在2014年,艺术市场正热火朝天的时候,这样的椅子可以卖35万美元。

但在当时,很多收藏家和收藏顾问会赶到楼上的前卫画廊抢购二三十岁年轻艺术家的抽象作品。而今,这股热潮似乎已经烟消云散。

今年收藏家更喜欢哪类作品呢?例如罗德尼·格雷厄姆(RodneyGraham)在2016年花费大量精力

制作的摄影作品《艺术家在艺术家酒吧,1950》。照片之中,67岁的温哥华艺术家坐在一个虚拟的酒吧里,身边环绕着20世纪现代主义大师的抽象画,每一张其实都是他自己画的。这件作品的售价是27.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80万元)。

“今年的巴塞尔艺术展更加保守,对于买卖双方来说均是如此。”奥利安娜·列文表示,“客户对于购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充满了顾虑,因为他们不确定这位艺术家未来是否能够稳健发展。”

价格合理才能卖出去

收藏家对于柯布西(NjidekaAkunyiliCrosby)的作品很感兴趣,不过目前为止,只有博物馆能够买到他的新作。

33岁的柯布西出生于尼日利亚,现在生活工作于洛杉矶,她在纸上用不同媒介创作大型肖像。3月,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在纽约军械库艺术展上买下了她的三联画。在巴塞尔,画廊带来了9英尺宽的女性肖像。VictoriaMiro画廊表示,现在已经有18家美术馆排队等着购买柯布西的新作。

上周三,伦敦ArtTactic发布了艺术市场信心调查报告。根据从122位专家处获得的统计数据,对于初级市场经销商的信心指数达到64%,在过去6个月之中狂升了32个百分点,对于拍卖行的信心指数仅有42%,下降了7个百分点。

“市场发生了变化,”艺术家AndrewFabricant表示,“拍卖行总把次等作品标榜为杰作,人们已经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了。”不过,在二级市场上的作品价格也逐渐变得更加敏感了。

例如,在2014年的巴塞尔艺术展上,RudolfStingel的一件作品标价200万美元,收获了50次询价,最终未能成交。当年的拍卖市场上,创作于2004年的两倍大的一件作品以140万美元成交。“价格会不断发生改变。”Fabricant说道。

不过,在巴塞尔艺术展上,如果二级市场有一些蓝筹股艺术家的作品要加公道,还是会得到不错的销售结果。例如,经销商DominiqueLevy带来的皮耶罗·曼佐尼(PieroManzoni)的画布作品《铬》(Achrome,1958-1959)标价不到7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600万元)。2月在拍场上一件类似作品以810万美元成交。

伦敦经销商HazlittHolland-Hibbert卖出了肖恩·斯库利(SeanScully)1981年的画布作品《够了》(Enough),售价为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60万元)。“而今艺术市场正在经历很多变化,富有的收藏家依然可以控制局势,”JamesHolland-Hibbert表示,他几乎只做二级市场的生意,“但是他们对于价格越来越敏感。如果一件作品没能卖出去,你就知道,标价太高了。”

亚洲藏家和明星作品

尽管数十万到数百万美元的价格是展会的主力军,其中也不乏少量数千万美元的明星作品。例如高古轩画廊带来了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Richter)的《布拉格1883》,这件长宽各为2.4米的巨作,其标价2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纽约米切尔-伊恩斯&纳什画廊展位上的杰克逊·波洛克创作于1949年的滴洒画《21号》标价2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同一组的另外一件曾在去年11月的苏富比拍卖上拍得2290万美元的高价。

近年,亚洲收藏家在国际上的势头正劲。亚洲藏家“非常活跃”,来自纽约的艺术顾问温迪·克伦威尔说,“我曾经从画廊中听到‘要维护好亚洲客户’的说法。”

中国收藏家刘益谦就在巴塞尔艺术展上有所斩获。日前,他在微信朋友圈贴出一张站在里希特长达11米的《930-7条纹》(930-7Strip)作品旁边的照片。刘益谦的一位好友向媒体确认了这一交易。

虽然刘益谦在社交媒体上洋洋得意,在巴塞尔艺术展上带来这幅作品的玛丽安·古德曼画廊(MarianGoodmanGallery)却三缄其口。在他们发给记者的邮件中声明,“对价格和私人购买信息保密是画廊的职责。”刘益谦和他在上海龙美术馆的发言人也都没有对此事发表评论。

据安盛艺术品保险公司估计,整个艺术展作品总价高达30亿美元,预计今年将吸引约98000人次前来参观,较去年相当,其中包括300家私人或公共博物馆的代表

核桃木批发

圣诞树制作图片

电粥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