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诺奖峰会何志毅国家创新力指数研究

发布时间:2021-10-21 02:44:32 阅读: 来源:直埋厂家

诺奖峰会何志毅:国家创新力指数研究

诺奖峰会何志毅:国家创新力指数研究 MBAChina   2013年最具开创性的学术巅峰对话在各方热切关注中开启大幕。3月18日,由来自中美两国的新华都商学院、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三大学术机构联手主办,《北大商业评论》杂志社承办的首届诺贝尔奖经济学家中国峰会,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举行。

峰会上,新华都商学院理事长何志毅做了国家中长期创新力指数研究报告。以下为文字实录:

为什么做这个课题?因为这个时代竞争很激烈,国家要创新,个人要创新,新华都本身就是创新的产业,那么在这个环境下,中国人自己感受就特别深,如果没有国家制度性的改变,现在一切成果都不可能取得,所以国家好了,企业才好,学校才好,个人才好。所以我们不仅研究创业,研究微观层面上的创新,我们也研究宏观层面上的创新。

我们看了一下世界各国的关于国家创新力的研究和排名,我们发现有很多不足的地方,这种排名主要还是欧美主导的排名,其实还是有很多信息的缺失,还有价值观的问题,排出来的结果,可能我们中国人看了觉得不一定很公正,那我们也得做一套排名出来,用自己的逻辑和方法,所以我们也做做看。另外中国是政府主导能力蛮强的国家,市场都是政府推动出来的,所以你要设计谁来设计?政府还是在这里有很强的力度,所以我们把重点放在国家竞争上面。

今天时间很短,我给大家讲讲我们研究思路,为什么这么做,现在评价体系有什么问题,我们找了很多数据,其实翻来覆去搞了很多次,现在也不成熟,但是我们总算拿出一个初步的体系,拿出一个试算的东西,我们基本算了一个结果,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主要报告四个方面,一个是关于国家创新力研究的一个情况,各种排名的情况。我们这次会议主题是讲未来十年,所以我们想看看过去十年,能不能预测一下未来十年。其实历史放大以后,我们可以看一两千年,我曾经想自己做,太难了,后来发现一个美国人做了,一个叫卡尔斯的美国人做了,他的结论可以给我们做参照,我就看了一下。

我们看看,他着眼于全人类这几千年形成什么东西,他有一个标准,什么是重大事件,什么是重大人物,从公元前800年一直到公元1500年,我看了一下,觉得这个对我们还是蛮有启示跟借鉴的。如果用中长期视角看创新它是什么东西?可能不是一年年的数据,可能是有文化的东西,我们尊敬的Edmund S.Phelps院长,包括Richo Bojilov一起,他们都提出一个活力,很多东西是由活力构成的,那么活力是怎么产生的?跟文化价值观,跟制度,跟激励都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就把这个视野拉开,看看中长期国家视角下的国家创新力是什么东西。我们也试图构建一个中长期国家创新力的评价体系。

主题词是国家中长期创新力,背景是市场化,全球化的条件下。市场这个东西很有意思,市场现在要设计,原来不是设计出来的,人类学家认为,人类是可以称为文明是有几个重要标志,其中比较共同的是两个,第一个是文字的产生,第二个是城市的产生。实际上文字谁发明的?谁产生的?其实甲骨文文字产生的年代到现在都没有人计算出来,从历史考证来讲,苏美尔文字是早于中国文字的,但是巴比伦文明现在没有了,没有传承下来,我们说古埃及,古印度,古巴比伦的文明都没有传承下来,只有中华文明是由创造这个文明的人传承下来了。那中国文字什么时候成熟的?英语什么时候产生的?德文什么时候产生的?法文什么时候产生的?那么什么时候成熟?我们以诗歌为标志,那么李白、杜甫是什么时候的人?莎士比亚是什么时候的人?这都是蛮有意思的东西。

城市和市场,这是文明两大标志,城市怎么产生的?是市场产生的,自给自足经济的时候,我们就自给自足了,后来东西多了,要跟人交换,就形成一个交换处,后来不方便,就有货币,进行交易,就有人固定在那里了,这样慢慢变成城市了。所以市场对人类文明的产生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再讲,文字跟计算是怎么产生的?没有绝对的考古的一致结论,有人这么认为,但是又证明这个市场很重要,交易很重要,商业很重要。因为换东西换来换去不清楚,要记帐,就要写你一只鸭换我一只鸡,所以产生了文字,产生了计算。现在国家跟市场不在一个层面上了,后来国家对市场的干预很大,中国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有利有弊呢?那个时候国家是一国封闭体系内,政府跟市场是两只手,看得见的跟看不见的,是矛盾的两面。国际市场上有这样的矛盾吗?没有了,因为市场是全球化的,但是没有世界政府,上午法国前财长讲了,欧洲很大的问题是没有统一财政,所以没有一个欧洲政府的手可以调控这个市场了。所以现在政府或者国家跟市场部再一个层面上了,不是矛盾的两个手了,市场是全球市场,国家在政府之下,所以国家也是市场里面的要素了。所以我说我的结论,怎么提高国家的竞争力很重要了,我们课题就是这么想出来的。

我们是中国人,所以有一些中国视野,也欢迎大家指正。我们站在中国人、中国这个国家角度上看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中长期的竞争力。问中国创新吗?很多人讲中国不创新,中国只会copy。其实不是这样的,像“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是中国最早的国王刻在洗澡盆上的,就是有一天是新的,就有第二天新的,天天都是新的,他可能是讲把身体洗干净,但是这个意识是在他的脑子里。中国人还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就是说三天不见就有新的东西了。今天我们在创新方面确实有很多落后,所以今天中国的国家领导人把创新型国家排在重要的议事日程上面,也是表示了重视。

中国人是有长期思维的,沧海桑田,视野很宏大。还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在历史上有一段很有意思的典故,上一轮是中国洋务运动和日本的明治维新,我们洋务运动是以江南造船厂的建立为代表,那是1865年,三十年以后结果是甲午战争,中国惨败,中国跟日本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这一轮改革开放又是三十年,最近街上热门两本书,一个是基辛格的《论中国》,一个是付高义的《邓小平时代》。基辛格开始就讲毛泽东打印度,他说中国跟印度历史上打了一场半的战争,第一场是在唐朝,那个时候唐朝是帮助他平乱,迎来了几百年的和平,后来是元朝,元朝把印度看成他的版图,所以元朝打印度毛泽东算成0.5场战争,但是元朝跑过去杀了十万战俘。现在中国跟印度又有矛盾,但是我们不要他任何东西,就去打打就回来,基辛格很感慨,他说任何中国国家领导人坐在这里,想的是继承几千年的权力,这个接力棒法国断过。第二个,他说很难想象西方任何一个决策领导人,在今天决策的时候会拿1300多年前的案例做依据。他得出结论,中国打了印度回来了,打了朝鲜回来了,中国地大物博,不要人家的东西,只要尊重就行,有文化帝国的概念,郑和下西洋不要你的东西,送东西给人家,只要你说我的好话就可以了。

什么叫创新?我们大致看看,所谓的发现,是你已经存在,元素周期我原来不知道,而Invention是发明一个东西,现在评价竞争力,创新力,很多就要体现在经济成果上面,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现在国家要竞争,他说竞争背后要创新,有利于国家政策直接的提高国家竞争力,不好的一面是太经济导向了,难道我们创新就是为了经济发展吗?今年的主题是你幸福吗?如果经济发展了但不幸福,那经济发展干什么?

那么中国创不创新呢?我非常喜欢这个人,这个人是美国人,他是北京大学第一任的常务副校长,叫丁韪良,是京师大学堂的校长,他写了一本书叫《汉学精华》,写的太好了,他对中国历史上的成就,尤其创新的评价是很高的,大家可以看一下这个,1901年中国最灾难深重的时候,现在有点不服,说我们拷贝人家,其实那个时候我们有很多自己创造的东西。

国家创新体系,Freeman,Nelson,OECD,都是大的研究体系。现有的主流指标体系,瑞士的洛桑国际管理学院,他里面有好多指标是关于创新的,所以历史上也是从他那里找东西了。我们还在这个圈里面,但是现在指标体系就是纯粹技术跟经济,另外它这个太量化了,我们跟Edmund S.Phelps教授讨论过几次,他说这个跟创新有关吗?那个跟创新有关吗?多的有89个指标,好几级,弄的非常复杂。另外这个指标体系里面,什么是因什么是果,什么用总量,什么用均量,什么用评价数,没有严格的逻辑关系。什么叫中长期,我们想做三十年,我们找到了查尔斯毛利的著作,他把公元前800年到1950年人类重大的科学技术找了,我们看中国有什么贡献,天文里就发现了太阳黑子,生物学中国贡献是一点没有,其实是不合理的。化学,有很多,其中红色字体的说明是重大贡献,地球科学、物理学、数学、技术,技术中国很多,印刷,算盘等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把指南针算在里面。

我们做了各国2700年的贡献,贡献最大是英国,总计150项,美国是134项,法国等等等等有一些数目,中国只有9项,我们做了排名,英国第一,美国第二,中国是排名第11。我们再看看历史长河里面公元前有多少次,0到1000年有多少?我们可以看到重大科技进步基本上全部发生在1500年以后,那正是中国停滞走下坡的时间。公元前500年中国只有两个,也不错,十五分之一,1到500年有5项,也不错。但是到1501到1950年,我们一项没有了,非常遗憾。但是他有他的逻辑理论,我们可能也不一定是同意的。

我们做的东西是什么呢?基本的逻辑是要扩开,不仅是技术、商业、制度、文化、理论。我们做了技术、商业、理论,我们试算了文化,制度还没有开始做。基本逻辑是创新能力每个细项有三个东西构成,创新基础,创新活力,创新成果。一个果两个因,里面什么是总量,什么是均量都进行了逻辑设计。Edmund S.Phelps讲的活力对我们启发非常大,我们也用在这里了。层次上是有差别的,基础性创新,假如你有理论创新跟文化创新,这个理论就是文学艺术看起来跟商业没有什么关系的东西。制度创新,中国最典型,没有1978年的改革,就完全没有今天的成果,所以你比这些要素差的很远,一年年的可能是30年、30年来看的,今天中国跟俄罗斯比的就是当年制度创新导致的结果,顶上制度创新和商业创新在顶上。我们指标体系是五个,每个里面都有活力、基础、创新、成果。这是三级指标,是这样一个东西,我也不说了。以后我们争取把所有国家做一遍,现在不可能,我们做了20个国家,我们不搞GDP排名,我们做有文化代表的东西,比如埃及,古文化的诞生地,中东这边是要找的。我们做了试算,技术评分,理论创新的评分,做了三项的排名,当然这个还不成熟,如果这样排,中国还可以,他的排名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小国家全部给你算人均,到瑞士他们算人均创新多少,这个肯定不行,只要一算人均中国就跑后面去了。

还有一个要修正的,理论跟重大科技方面,谁在搞航天航天技术,谁搞核能技术?谁搞海洋技术?没有几家,你不能人均了。所以我们说要有总量的概念。包括文化再一排是这么一个结果,当然这个不是很成熟,因为我们算了十个,这也是试算。

下一个阶段就是完善,把我们什么叫创新,之间的关系,因果,总量,增量,均量把这些说清楚,最好像基尼系数,恩格尔系数那样简单一点。另外我们做这个是预测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你想长期获得国家竞争力要干什么事?过政府也好,过国家要有建议。最后当然应用到实践上,是如何提高国家的中长期竞争力,我们作为中国人,我们非常希望在过去改革三十年基础上,能有进一步的提升。这次我看这个书《邓小平时代》,现在还是邓小平时代吗?还是,毛泽东去世了他的时代就结束了,邓小平是去世了,他的时代还在继续,现在结束了没有?如果没有,还有多少年?当然我们希望开启新时代,是什么?靠大家去想去努力,谢谢大家。

佛山塑胶周转箩哪家好

帕里纶

南宁市政设计院

三体系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