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直埋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珠三角的有毒蔬菜为何能连闯三关上餐桌加杨

发布时间:2020-10-18 17:28:25 阅读: 来源:直埋厂家

珠三角的有毒蔬菜为何能连闯三关上餐桌?

全国消息:蔬菜有问题,但你还是要吃啊,农民不懂,他也没想害人,但他不打药,他就要绝产绝收。

――农科专家、珠海市蔬菜种植大户张慧颖

市民应科学理性地看待农药残留,也不要以为所有农药残留就一定是高毒的,有些农药的副作用还不及日常用的牙膏。

――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院长陈日远教授

让蔬菜销售真正回归理性,应效仿国内蔬菜出口国外的做法,从收购到销售不再单纯以貌取人,而是将质量和口感排在第一位,这样蔬菜“戒毒”才有可能。

―― 珠海蔬菜批发商李先生

翻查早前的报道,层出不穷的毒蔬菜事件的背后,其实都是农药使用监控的缺失和种植模式的落后。

因此,在完成对蔬菜来源、菜农经济的调查之后,我们把目光转向蔬菜的监管。通过调查,我们发现,尽管这些年政府都在努力加强蔬菜安全的监管,可漏洞仍旧存在:根据现有流程,蔬菜进入批发市场前,主要由农业局抽检;进入农贸市场由工商负责;进入超市则由质检负责。这意味着蔬菜从田头到餐桌,至少要经过三个部门,而这些部门各自为政,难以形成合力。

其次是检测程序过于靠后。现有的检测主要集中在农贸市场与百货超市,这事实上只能起到一个市场准入门槛的作用,而对蔬菜的来源地产生不了足够的警示作用。此外,过于分散的、非品牌化的农户生产模式,也导致事后追责难以落实。

本篇将集中展示上述隐患,并在此基础上探索蔬菜溯源标识制、蔬菜品牌建设等解决方案。

批发市场检测率不高

受资金、人手、检测设备限制,扶西市场每天40个随机抽取的样本相对于500吨的蔬菜销量只是杯水车薪

5月19日凌晨3时30分,佛山禅城扶西综合批发市场已是灯火如昼。一辆辆挂着外地牌照的货车满载着蔬果到站后,开始在一个个档口前点算、卸货、结账。前来贩菜、卖菜的菜贩们,驾着三轮车轻盈地穿梭其中,为理想的要价争得面红耳赤。

来自佛山市禅城区农业部门的资料显示,占地500多亩的扶西综合批发市场,有蔬菜、水果档位1500多个,是禅城乃至佛山最大的综合批发市场。每天,在禅城区各农贸市场、超市上销售的蔬果中,近80%由扶西批发市场供应;而广州江南市场、深圳布吉市场等地,也有不少客商来此调货。目前,该市场每日供应的蔬菜约500吨左右。

和往常一样,凌晨3时50分许,4名身着白大褂的市场农产品检测人员,开始在随机挑选的40个蔬菜档口取样,每个样本取菜半斤。检测员唐卫军熟练地记录着样品的名称、编号,同事夏添喜则登记着总量和进货来源。在每个档口堆积如山的蔬果中,往往被随机抽检的只是其中的1个品种。大约30分钟后,检测人员的篮子里已塞满了蔬果样本,开始匆匆赶回设在市场内的检测站。根据经验,扶西市场交易的高峰期在凌晨5时左右,他们必须在此之前完成对样本初检,以便在“问题蔬果”交易前处理。

4时30分许,检测室内,两名检测员按编号顺序将蔬菜样本一一剪碎后,用清水浸泡在50毫升的检测杯中。之后,蔬菜样本的浸泡液被分批滴在农产品农药残留速测仪的试纸上。约10分钟后,多数试纸已呈深蓝色,部分呈浅蓝色,已从业5年的唐卫军介绍说,“这表明被捡农产品农药残留未超标,或是通过清洗可基本合格”。随后,检测人员又将浸泡液拿到一台俗称“96通道”的高精度农药残留速测仪上复测。这一次,某档口所进的800斤海南苦瓜,被检出农药残留超标。检测人员将结果一一记录、上传到禅城区农产品质量检测中心,并立即向市场方通报检测结果。20多分钟后,市场管理方按图索骥将正待出售的“问题苦瓜”拦下。

南都记者了解到,由禅城农业部门设在扶西市场的农产品检测中心,运行已近5年。在此期间,经该站发现、销毁的有毒有害蔬果在600吨以上。尽管成绩突出,但监管之难仍清晰可见:相对于每天500吨的蔬菜销量,每天40个随机抽取的样本只是杯水车薪,有毒有害蔬菜被发现、处理的几率较为有限;而对农产品样本进行检测,需要一定时间,此时各个档口正在进行交易,检测结果出来时,有毒有害蔬菜或已卖出去。此外,由农业部门设在市场内的农产品安全检测中心,并没有权力对有毒有害的蔬菜直接处置,需通过工商、执法、食安委等部门,并借助市场管理方完成。

对于检测率偏低的质疑,该检测中心一名工作人员也有些无奈,“我们不可能把整个市场交易的蔬菜都检一遍。但如果增加一些人手、检测设备,抽检率会提前一些”。据其介绍,有经验的检测员会根据蔬菜上市的季节性、近期虫害高发的品种等等,有针对性地抽检,“比如近期就是以叶菜类的抽检为主”。

那么,是不是在市场增加人手、设备、提高了检测率,就一定能将“问题蔬菜”拒之门外?在市场内经营多年的多名菜贩,并不看好。一名已在南海九江种菜多年的菜贩介绍说,目前有不少菜贩直接在田间地头收菜,往往一个品种会收10多个小菜农的菜。因每个菜农卖菜只有几十斤,且要赶时间卖给大批发商,菜贩不会逐一对每个菜农的蔬菜进行检测。

而大蔬菜批发商,亦不会对每个菜贩收来的菜进行逐一检测,送到批发市场时的菜,可能已良莠不齐鱼龙混杂。到批发市场后,因被抽检的只是其中一部分,“问题蔬菜”可能漏网。而此后,这些蔬菜可能又会被10多个小蔬菜贩子分批买走,送到各农贸市场销售,“这样多次由分散到集中,再由集中到分散,监管的难度很大”。

流动菜贩成漏网之鱼

工商和农业部门只对市场内流通的蔬菜安全进行把关,市场外的流动菜贩“很少被要求抽检”

除此之外,众多游走在市场之外的“走鬼”,也令监管难上加难。在佛山市以及其他珠三角城市,数量众多的本地菜农或是外来租地菜农,种植面积多在2亩-20亩左右,这些以自产自销为主要交易特征的小菜农,更倾向于在约定俗成的墟市、农贸市场外摆摊卖菜。这对监管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5月18日上午11时许,佛山市高明区午阳市场外的一条内街上,宽仅8米左右的道路两旁已聚满了摆摊的菜贩,市民讨价还价之声不绝于耳。这个俨然“小市场”的摆卖点里,胡萝卜、菜心、黄瓜、空心菜、节瓜等等时菜应有尽有,价格也较30米外的午阳市场档口低0.3元-0.5元/斤。南都记者沿路看到,多数菜贩年约40-50岁,肩挑的担子里仅有10多斤蔬菜,贩菜的三轮车和摩托车上蔬菜也不过数十斤。来自三洲附近的一名谢姓菜农介绍,该摆卖点已存在多年,卖菜人多是附近的菜农,因年纪大、没有技能,只能靠卖菜维持生计。

南都记者了解到,游离于市场之外的流动菜贩,并不仅仅在高明区各市场外存在,在佛山市其他各区乃至珠三角其他城市,“走鬼菜”都大有市场。在禅城区华安市场、南海区罗村罗湖市场、三水乐平南边市场等诸多市场之外,都能见到流动菜贩的身影。更有甚者,因市场周边流动菜贩众多,出现市场档口“主不敌客”的混乱局面。今年6月初,因走鬼摆卖经营猖獗,三水乐平南边市场内8成正规档主无奈退档,令市场管理方叫苦不迭。

在南都记者调查中,多数市场外的临时摆卖点,流动菜贩均反映“很少被要求抽检”,也有菜贩称“从来未被抽检过”。午阳市场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因没有权限,他们无法对市场外的流动菜贩进行抽检;而且流动菜贩并不固定卖菜地点,很难对其蔬菜取样抽检,“他们就那么10多斤菜,要是等我们出检测接过来,他们早就卖完回家了”。该区工商局市场股股长冯卫勋介绍称,因这些流动摊贩没有营业执照,不具备经营资格,有关部门不会对这些走鬼档的蔬菜进行抽检,只能予以取缔。按照职权划分,工商和农业部门对市场内流通的蔬菜安全进行把关,但市场外的流动菜贩,一般是由城管部门来处理。

散户种植用农药难监督

农药贩子则常下乡兜售“低价有效”的高毒农药,小菜农在使用农药上有很大自主性、随意性

在业内人士看来,市场的准入检测、溯源制度,只是整个农产品生产销售的末端环节,保障农产品安全更应在田间地头下功夫。据佛山农业部门一名负责人介绍,佛山市场的蔬菜基本上为本地供应,外来蔬菜占供应总量的比例并不大,农业大区三水、高明历来是全市蔬菜的供应大户。其中,三水区无公害蔬菜种植基地、品牌公司较多,种植规模化程度相对较高;而高明区虽然产量大,但多为小菜农分散种植。此外,在禅城区、南海、顺德等区的城乡结合部,以及各镇下属的行政村也有不同面积的小片菜地。

生产的分散,必然带来监管的艰难。据高明区蔬菜协会会长欧志华介绍,高明区种菜面积约有10万亩,其中大部分为本地、外地散户菜农种植。因种植分散,这些小菜农在购买、使用农药上有很大自主性、随意性,缺乏有效监督;加之,不少农药贩子常将“物美价廉”的高度农药,偷偷送到田间售卖,对部分菜农有极大诱惑;而当地更合、杨梅、明城等镇的不少菜农,习惯于在田间地头、公路旁边卖菜,整个流程的监管相当难。

5月20日下午4时,南都记者来到高明荷城江美村时,代耕农连片种植的菜地里,绿油油的菜心长势良好。刘强夫妻正与其他菜农下地摘菜,进入4月以来,菜心进入收获期,每个月菜农对菜地喷农药都有4-5次之多。而当地的农业部门也不定期前来抽查,“有时1个月几次,有时就几个月1次”。

据其透露,一些虫害已有很强的抗杀性,有时农资店买来的农药难以奏效。而一些农药贩子常会开着面包车或者三轮摩托车,到田间卖“便宜又见效”的农药,其中也有高毒农药。不过,刘强和老乡们都表示,他们都是从正规农资店买药,很少在下乡卖农药的贩子手中拿货,“别人用没用我们管不着,但要是我们被查到农药超标,这连片110亩菜全都要销毁,损失很大的”。

专家说法

从源头上控制“毒菜”须改变散户生产方式

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华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院长陈日远教授表示,目前珠三角城市乃至国内蔬菜存在部分蔬菜农药残留超标现象,有几个方面原因:其一,菜农在用药上知识匮乏,且有部分菜农存在急功近利心态;其二,在组织生产方式上,多以个体生产为主,在购药用药等方面缺乏群体监督;其三,政府部门对粮菜混种区的监管,存在一定难度。在他看来,要从源头上控制蔬菜农残超标现象,必须改变散户菜农的生产方式,推进专业合作社建设,以增强农户生产的集约化、规模化,“如果农户的生产、用药等方面有群体间的互相监督,使用安全低毒农药,就能得到极大保证”。

他认为,事实上,珠三角地区乃至国内农产品还是较令人放心的,“个别市场发现散户农民的产品农药残留超标,占比并不会很高。绝不能以几个产品的检测结果,来判断整体的农产品不安全”。而一般来说,只要蔬菜的农药残留限量在国家安全标准界限内,通过清洗、高温烹饪、人体自身免疫消化等等过程后,并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

田间监管之难

蔬菜种植户多为散户,在购买、使用农药上缺乏有效监督,农药贩子则常下乡兜售“低价有效”的高毒农药

市场监管之难

批发市场检测受资金、人手、检测设备限制,市场检测率并不高,而因蔬菜批发交易程序繁多,难以有效监管

走鬼菜贩监管之难

在市场外摆卖,流动菜贩很少被要求抽检

放心菜监管难

农药瓶为啥难管?

农药知识匮乏 菜农常“乱来”

农业知识的缺乏令农户在使用农药时经常有意或无意“乱来”。珠海市一位农技人员告诉记者,凡是农药都有毒性和毒力两个方面,前者是指农药对人体的有害性,后者是指农药对病虫的杀伤力,为了保障蔬菜安全,国家对农药使用均有严格规定,蔬菜被喷洒合乎标准的低毒农药后,必须经过一至二周后才能上市,以便残留在蔬菜上的农药毒性能自然消解,但一些农户为了追求蔬菜的新鲜,往往不按规则出牌,比如蔬菜昨天刚施了农药,第二天成熟了便会直接上市,根本不会管药残留的问题,“这些用药的违规动作,大多是无意的,因为很多农民并不懂得科学种植,分辨不出什么时候蔬菜快成熟了,什么时候该打农药,打农药的时机不对,即便用对了药,药残留的问题还是存在”。

珠海西区一位农技员表示,一些农民对高毒农药的认识走入误区,习惯性地认为高毒比低毒农药效果更好,他们并不知道,所谓的低毒,是指农药对人体的毒性低,并不等同于农药对病虫害的毒力就低,恰恰相反,很多对人体低毒的农药对某些病虫害的抑制效果甚至高出高毒农药。

卖菜追求卖相 忽视食品安全

“现在卖菜基本上是以卖相、外观为标准,越靓的蔬菜价格越高,那些表面存在病虫瑕疵的蔬菜,即便无毒,口感也好,通常只能卖几毛钱一斤的垃圾价,很多时候还卖不出去。”一位蔬菜种植大户直言,现在的“菜篮子”日渐畸形,流行“以貌取人”,而不是按质量和口感来定价。在卖相好几乎等同于高利润的市场杠杆下,毒蔬菜的频发于是顺理成章。珠海市一位农技人员直言,蔬菜“卖相”好就意味着没有病虫,而没有病虫就意味着要打农药,对大部分农户而言,打农药越多甚至成了蔬菜卖相好坏的唯一保证,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一些农户将农药当成了唯一法宝,拼命用药,以使蔬菜免遭病虫害“毁容”,“整个农业现在都有些浮躁,每个人想的不再是怎么种好菜,而是怎么赚钱,怎么让蔬菜外表光鲜,太急功近利了”。

延伸阅读

番茄45元/公斤 有机蔬菜难亲民

“有机番茄市场上的零售价为45元/公斤,菜心到上了星级酒店的餐台后,一盘要卖到40多元,客人难免会感到价格有些高”。惠州添信有机农业基地负责人温曜健说:“我同样感到价位高,也想卖便宜点,检测费用一直居高不下,有机农药、有机肥的价格都很高,所以很难将成本压下来,接下来寄希望于扩大规模来减少成本。”温曜健2006年开始在惠州从事有机农业种植,目前种植总面积700多亩、其中大棚100多亩。

走进惠州市惠阳区良井镇矮光村添信有机农业基地,成片的菜地一直延伸到山边,田地里装有现代化的喷淋设备,山脚下面是一排排蔬菜大棚,大棚内种满了红色黄色的番茄、鲜嫩的青瓜、圆圆的小南瓜。

据介绍,这里种出来的蔬菜除供应东南亚和香港市场外,珠三角地区的惠阳淡水至深圳龙岗及市区,主要是销售至一些星级酒店。其中也有配送给个人的,一星期配送两次,这些人中多数是“海归”,对有机农业比较了解,此前一些人认为有机蔬菜假的多,其在珠三角地区零售份额不高,主要是靠顾客口耳相传,有80%的人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这一消费群体正在形成之中。

惠州市农业局的农业专家表示,有机农产品的种植对空气、水源有着严格的要求,方圆五公里范围内不能有工业,这方面惠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按照国家要求,有机蔬菜在生产加工过程中禁止使用农药、化肥、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与传统农业相比要利用技术,将资源合理分配至蔬菜上,比如说牛粪、草灰要放多少都需要科学分配。

据统计,惠州市目前有经过认证的无公害农产品基地数123家,绿色食品基地数9家,有机农产品基地数4家、产品数70个。

品牌打造 蔬菜商不够热心

张慧颖是珠海台湾农民创业园2009年引进的一位蔬菜种植商。在这个地处珠海最西端、广东省首个台创园内,她承包了300亩地种植朝天椒,经过一年的精耕细作,辣椒在这个天气多变的5月终于迎来丰收,每天吸引全国各地的收购商盈门,一天的净利润就超过一万元。

张慧颖计划丰收后为自己的蔬菜搞一个商标,包装一番打造成国内最鼎鼎有名的辣椒品牌,然后出口国外赚外国人的钱,连商标的LO G O她都已经亲手设计好了,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当丰收来临,她发现自己竟会忙得一塌糊涂,“我现在根本分不出半分精力搞其它事情,每天给谁供货,供多少货,这些问题都够我忙活了,建品牌只能放在以后有时间再说”。

在西方欧美国家,当一件产品走出流水线之前,相关的品牌已经提前问世。外国人对品牌的关注、经营往往比产品本身更甚。相比之下,国内的蔬菜商对品牌打造似乎显得不够热心,张慧颖便因为“太忙”不得不暂时中断品牌树立一事,这显然不是个案。

蔬菜商对品牌的忽视原因何在?一些蔬菜种植大户告诉南方都市报记者,现在质量高的蔬菜,种植面积都不大,产量有限,因此销路基本不用发愁,供不应求,价格也有保证,搞不搞品牌对种植户而言没有太多实际利益,因此不会热衷,而那些质量低的蔬菜,即便想建品牌,市场也不认可。

朝天椒种植户张慧颖则认为,农产品要创造品牌首先要保证规模和产量,否则一个品牌创建出来,深入人心,但市面上基本买不到也不行。她说,自己计划将基地周边的农民团结起来,由自己带头,建立合作社,自己负责开拓市场,制定标准,让农户大面积种植,以市场的杠杆要求农户,种的合乎标准就给品牌价钱,不达标垃圾价也不给,这样品牌既有了保障,也能提高农户种植的技术含量。

脑颠医院照片

北京治疗牛皮癣的专业医院地址

成都治前列腺炎哪家男科医院

治疗近视专科医院哪家好